精彩小說盡在JP小說閱讀!手機版

JP精品閱讀 > 女頻 > 言情 > 三千鴉殺

>

三千鴉殺

十四郎作者 著

言情完結

正在熱播的古裝劇《三千鴉殺》,改編自網文作家十四郎的同名原著,覃川、傅九云是這部小說中的主角。小說內容簡單概述:帝姬覃川在修仙之地香取山隱姓埋名,只為了盜取山主的寶物,完成自己的使命,可是當她任務完成準備揚長而去之時,她全然沒有發現,身后傅九云眸中的勃然大怒,為了拿回寶物,傅九云不遠萬里追逐在她的身后,可是在無意間得知了女人的真實目的后,傅九云手中的動作卻戛然而止,轉瞬他將女人護在了自己的身后,企圖用一己之力護她周全。...

18.7萬字 更新:2020-03-22 15:17:54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正在熱播的古裝劇《三千鴉殺》,改編自網文作家十四郎的同名原著,覃川、傅九云是這部小說中的主角。小說內容簡單概述:帝姬覃川在修仙之地香取山隱姓埋名,只為了盜取山主的寶物,完成自己的使命,可是當她任務完成準備揚長而去之時,她全然沒有發現,身后傅九云眸中的勃然大怒,為了拿回寶物,傅九云不遠萬里追逐在她的身后,可是在無意間得知了女人的真實目的后,傅九云手中的動作卻戛然而止,轉瞬他將女人護在了自己的身后,企圖用一己之力護她周全。

《三千鴉殺》精彩片段

皋都是天原國的京城,奇怪的是,天原國大肆討伐他國用的都是以妖為尊的旗號,本國的京城卻半只妖怪也見不到。覃川還小的時候,對天原國的了解僅限于書本,這是西北一個qiáng大的國家,傳說皇族具有妖魔的血統,個個驍勇善戰,嗜血狂bào。

二十五年前,天原皇后誕下第一位皇子,其時天現異象,皇城皋都外下了十寸黑雨,人人自危?;实垡詾槭莾凑?,便請國師開壇dòng察天機,誰知結果出人意料。國師稟明:此子生就鬼神避讓的無雙命格,妖血濃厚,將來血戰天下,一統中原,乃是大大的吉兆。

皇帝自然半信半疑,此后一連十天,天天異象,每日正午與午夜,都有大批聞所未聞的妖魔降下,匍匐在皇子寢宮外,不傷人,不叫嚷,實為百年難遇的奇觀?;实垌槕俟僬埱?,于滿月冊封其為太子,大赦天下。

當年大燕皇城被破,便是這位太子爺領兵的,那食人妖魔肆nüè狂bào,唯獨在他手下溫順得如同綿羊。二哥在皇城留守到最后,為了護住城門,與他斗了半日,最終氣力不繼,死在他的長刀之下。

太子殺人如麻,無論老幼,聲稱只兩種人不殺,一是年輕美貌的女子,一是不男不女的太監。前者不忍殺,后者不屑殺,故而放火燒了大燕皇宮,把個想拿大燕皇族的腦袋去邀功的左相氣半死。

近幾年天原國四處討伐,國庫難免空虛,需要一段時間的休養。太子常年征戰,對京城里平淡無聊的日子甚不耐煩,太子府里眾多嬌妻美妾又成日忙著爭風吃醋,鬧得他好不郁悶,索xing在郊外建個秘密別院,整日流連酒坊青樓,困倦了便回別院休憩。

他不知立了多少奇功,身后又有國師全心全意幫他說話,連皇帝也只有睜一眼閉一眼,雖然忌憚,卻毫無辦法。

覃川遇到太子的時候,他正在酒坊二樓臨窗大口吞酒,身旁足有三四個美嬌娘笑吟吟地服侍,三丈以內無人敢靠近。就算酒坊里的人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但此人生得極高大壯實,滿臉兇煞yīn冷,腰間長刀比尋常人的大腿還要長,敢靠近才有鬼。

覃川撿了個不遠不近的位子,點了兩壇酒,一為百花香,一為神仙醉。兩種酒都很常見,但很少有人知道,兩種酒按一與三的分量兌在一處,卻是香醇濃厚之極。她兌了一壺,把蓋子一開,霎時間整個二樓都籠罩在醉人的酒香中,不時有人探頭張望,痛罵伙計有好酒不送來。

太子已有些微醺,突然嗅到奇香,不由饞蟲大動,抬頭一看,只見不遠處坐著個少女,一身素白長衫,烏發如云,袖子下露出一截豐盈皓腕,比衣裳還要白上兩分。他扭頭再看看身邊的美女,個個都成了庸脂俗粉,當即便一把推開了。

姑娘有好酒,何不請我飲一杯?靴聲橐橐,下一刻他便已坐在覃川對面,目光張狂里帶著含蓄,打量她chūn花般的臉龐。

覃川按住酒壺,微微一笑:公子,我在等人。

太子從她手里搶過酒壺,嗅一下,當即仰首一口喝gān,贊嘆:好酒!好美!說罷從懷里取出一粒明珠,道:姑娘,這顆明珠換你兩壇酒,可好?

她薄有嗔意,淡道:不過是尋常的百花香與神仙醉,不值公子一擲千金。公子若是喜歡,兩壇酒都拿去便是。何況,已婚婦人,姑娘二字還請公子莫要再提。

她將一比三的分量兌了一壇新酒,推到他面前。太子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她纖細jīng巧的動作,她年紀不大,卻已做了婦人裝扮,黑絲般的長發盡數綰上去,露出細膩的后頸,還有幾根少女柔軟的絨毛在日光下泛出金色,比面前的美酒還要誘人千萬倍。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美国FX性欧美XX×_我和闺蜜在KTV被八人伦_大号BBWASSBIGAV女_加勒比中文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