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JP小說閱讀!手機版

JP精品閱讀 > 女頻 > 玄幻 > 豪門棄少

>

豪門棄少

氣泡的白酒作者 著

玄幻完結

都市經典之作《豪門棄少》,以楊秋媛、蘇晨作為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是王牌網絡作家“氣泡的白酒”傾力打造的一本男頻爽文,目前已經完結,小說主要內容是:孤兒蘇晨一直以來都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在他處于人生低谷期的時候,是馮斯敏的父親馮一凡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在師母楊秋媛的眼中,蘇晨就是一只看門狗,多年來,他一直飽受欺凌,毫無地位,可是,一通神秘電話,卻徹底改變了蘇晨的命運軌跡,原來他的爺爺是華夏首富!...

65.1萬字 更新:2020-09-23 10:10:40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都市經典之作《豪門棄少》,以楊秋媛、蘇晨作為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是王牌網絡作家“氣泡的白酒”傾力打造的一本男頻爽文,目前已經完結,小說主要內容是:孤兒蘇晨一直以來都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在他處于人生低谷期的時候,是馮斯敏的父親馮一凡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在師母楊秋媛的眼中,蘇晨就是一只看門狗,多年來,他一直飽受欺凌,毫無地位,可是,一通神秘電話,卻徹底改變了蘇晨的命運軌跡,原來他的爺爺是華夏首富!

《豪門棄少》精彩片段

看到來人,有人認了出來。

“通威集團的老板張通威怎么來了?”

“剛剛那些混混不是說了么,他們是通威集團的。”

“看來這伙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啊。”

蘇晨并不認識什么張通威,但聽大家伙的談話,一眼就看到了所謂的張通威。

張通威四十來歲,大腹便便,戴著金絲眼鏡,梳著油頭,走起路來左右搖晃,就像是喝醉酒似地。

身邊還摟著一妖艷女人,打扮的像極了坐臺小姐。

“嘿嘿,小麗啊,你放心,等我忙完正事就帶你去逛街,看上了什么咱就買什么。”張通威邊說大手邊在妖艷女人身上游走。

“好的呀張總。”妖艷女人咯咯笑道。

只是張通威看到那些倒地痛苦的混混時,臉上的笑容消失,咆哮道:“是誰干的好事!”

蘇晨冷冷道:“不用找了,是我。”

張通威瞇著眼,寒聲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么,你就敢這么跟我說話。”

“連我都不知道是誰,也敢明目張膽的到處拆遷,你們通威集團活膩味了吧。”蘇晨沉喝道。

這話一出,張通威一個激靈,不由得審視起蘇晨。

只是他想了半天,印象中并沒有蘇晨這號人。

可是蘇晨的語氣著實嚇人,那不像是普通人能說的出的。

張通威有種錯覺,眼前的年輕人,唯恐不簡單。

“難道你是盛天集團的人?”張通威的通威集團只是小公司,要不是仰仗了盛天集團的周濤,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到處惹事。

而且張通威聽說盛天集團來了新總裁,很年輕,從氣質打扮以及長相方面都跟眼前的年輕人有幾分相像。

就連周濤都警告張通威最近收斂一些,不然他這個盛天集團的副總裁可罩不住。

“哦,看來你跟盛天集團的淵源頗深嘛。”蘇晨笑道。

“那是自然了,誰不想跟盛天集團拉上關系呢,正所謂樹大好乘涼嘛。”張通威嬉皮笑臉道。

“什么時候盛天集團跟你們這種阿貓阿狗的公司合作了。”蘇晨沉聲道。

“嘿,說你胖還喘上了是吧,哪怕盛天集團的周濤見了我都要一口一個老哥,你又算什么東西!”張通威鄙夷道。

周濤?

蘇晨瞇瞇眼,看樣子這個張通威敢這么囂張跋扈,有一定原因是周濤了。

也許兩人穿一條褲子也說不定。

或者周濤打著盛天集團的旗號在外面招搖撞騙,而張通威剛好是其中一個跟周濤有關系的。

“那你知不知道小周見了我還得屁顛屁顛的呢。”蘇晨饒有興趣的笑問道。

這話一出,張通威不由一愣,周濤那可是盛天集團的副總裁,能讓周濤屁顛屁顛的除了董事長,恐怕至于總裁了吧。

一時間張通威愣住了,“您該不會是盛天集團的新上任的總裁吧?”

“我要說是,你估計也不信,不如給周濤打個電話問問吧。”蘇晨笑道。

咕咚!

張通威直言唾沫,聽人家這語氣算是應承了。

哪怕他心里一百個不相信,也得給周濤打電話確認。

若不是還好,要是,就得屁顛顛道歉了。

很快張通威撥通了周濤的電話。

“周總,你能不能給我發一張你們盛天集團新任總裁的照片。”

“怎么,你是想巴結蘇晨么,我可告訴你,我跟他之間水火不容。”

然而周濤還是發了照片。

看過照片后,張通威雙腿直發抖,不可置信道:“那個周總,我可能得罪蘇總了。”

“什么意思?你不要跟我說你見過他了。”周濤緊張道。

“那個,他現在就在我面前,而且其中還有一些誤會,我不跟你說了啊。”張通威想死的心都有了。

“廢物,你真是個廢物!”

電話那頭傳來周濤咆哮的聲音。

張通威哪顧得上跟周濤解釋,趕緊點頭哈腰道歉:“蘇總,咱是大水沖了龍王廟,這樣,我做東,海天五星酒店請客給您道歉,您看怎么樣?”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玄幻小說排行

人氣榜

美国FX性欧美XX×_我和闺蜜在KTV被八人伦_大号BBWASSBIGAV女_加勒比中文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