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JP小說閱讀!手機版

JP精品閱讀 > 女頻 > 靈異 > 陰棺冥婚

>

陰棺冥婚

吞鬼的女孩作者 著

靈異完結

靈異類言情經典之作《陰棺冥婚》,以周禹浩、姜琳作為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是王牌網絡作家“吞鬼的女孩”傾力打造的一本懸疑恐怖類小說,目前已經完結,小說主要內容是:為了替父還債,大三學生姜琳選擇了輟學回家,幫助父親打理花圈店,自此,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于姜琳從事的是死人生意,所以一直忍受著來自外界異樣的眼光,當命運的齒輪再一次轉向姜琳的時候,一個土豪出十萬讓她將自己的臉畫在紙人上,自此她命運軌跡發生了改變!...

148.1萬字 更新:2020-10-16 09:44:21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靈異類言情經典之作《陰棺冥婚》,以周禹浩、姜琳作為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是王牌網絡作家“吞鬼的女孩”傾力打造的一本懸疑恐怖類小說,目前已經完結,小說主要內容是:為了替父還債,大三學生姜琳選擇了輟學回家,幫助父親打理花圈店,自此,她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由于姜琳從事的是死人生意,所以一直忍受著來自外界異樣的眼光,當命運的齒輪再一次轉向姜琳的時候,一個土豪出十萬讓她將自己的臉畫在紙人上,自此她命運軌跡發生了改變!

《陰棺冥婚》精彩片段

可是,在看到周禹浩的時候,恐懼讓他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這是個很可怕的男人。

他拼命壓下心中的懼怕,手腕一轉,兩把靈能手槍出現在手中。

他的武器,就是槍。

槍,早已成為他身體的一部分,他的靈氣注入槍械之中,一顆顆靈能子彈打出,符陣加上他身體里的靈氣,將這些子彈變成了無堅不摧的利器,不知道有多少高手死在他的槍械之下。

但周禹浩只是一動不動地站著,穩如泰山,仿佛他傾盡全力的一擊,不過只是跳梁小丑的游戲罷了。

殺手怒了,你居然敢看不起我!

一槍接著一槍,靈氣不要命地注入槍械之中,他這是在拼命了。

可是那些子彈射到周禹浩的面前,就仿佛射入了水中,在半空之中蕩漾起一層淡淡的漣漪,然后……

消失了。

那些子彈竟然完全不見了。

這……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空間挪移術?

這種法術,十分精深,他只聽說過,遠古的時候,曾有大能能夠使用,沒想到今天居然親眼得見。

跑!

他再也沒有戰意,不可能贏得了的,現在只有一個辦法,逃跑!

他剛剛生出這個念頭,忽然感覺有什么東西鉆進了自己的身體里,進入了自己的經脈。

那是一道紅色的細線,那細線一瞬間便充斥滿他身體,占據了每一根經脈。

“??!”他慘叫一聲,倒在地上,那紅色的細線居然放出灼熱的熱氣,開始熾烤他的經脈內臟,劇烈的疼痛讓他幾乎瘋狂。

他本來想咬破牙齒里的毒藥自殺,卻忽然聽到咔擦一聲,自己的下顎居然脫臼了。

死又不能死,他只得不停地在地上打滾,周禹浩緩緩來到他的面前,冷漠地凝視著他,說:“是誰派你來的?”

“去死吧。”殺手大喊。

周禹浩目光冰冷,看著他垂死掙扎,眼中沒有一絲漣漪。

過了五分鐘,對于殺手來說,卻像是過了一輩子那么漫長,他的皮膚被烤得焦黃,上面浮現出一層厚厚的油脂,雙眼充血,仿佛眼球要爆炸了一般。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你這個惡魔,惡魔,我說,我說。”殺手尖叫道。

周禹浩淡淡地望著他,他大叫著說:“是鄒家,我是鄒家的死士!”

“很好,你可以死了。”他拳頭微微一握,砰地一聲響,殺手的腦袋應聲而碎,血液腦漿噴濺得到處都是。

他身形一閃,眨眼間來到了我的面前,挽住我的胳膊,說:“這些人真是掃興,我們回去吧。”

我點了點頭,跟著他回了家,他轉身欲走,我拉住他:“你要去哪兒?”

“去清除垃圾。”他憐愛地摸了摸我的腦袋,“你好好保護小曦。”

我堅定地說:“我和你一起去,任何想要傷害小曦的人,我都絕對不會放過。”

他望著我的眼睛,沉默了片刻,說:“好。”

我將小曦交給莫非凡和小金,然后等到夜幕降臨,跟著他出了門。

鄒家是西川省首府錦官市的一個修道者家族,在西川省勢力很大,此時的鄒家,燈火輝煌,幾個重要人物聚集在一起,正在商討大事。

“你們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坐在正堂太師椅上的中年男人捶著桌子,惡狠狠地看著面前所站的三個人,這三人都是他的親弟弟。

“大哥,我們也是想試試他的深淺。”其中一個說。

“放屁!”鄒家家主高武怒吼,“別人不知道去試深淺?需要我們鄒家出手?你們聽了誰的蠱惑?把我們堂堂鄒家給別人當槍使?”

“大哥,您別生氣。”另一個說,“三弟也是為了家族。那周禹浩和姜琳從柳將軍墓里安然無恙地出來,而墓里除了一些金銀財寶之外,沒有見任何的天材地寶,肯定都被他們給拿走了,三弟也是想……”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靈異小說排行

人氣榜

美国FX性欧美XX×_我和闺蜜在KTV被八人伦_大号BBWASSBIGAV女_加勒比中文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