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JP小說閱讀!手機版

JP精品閱讀 > 女頻 > 言情 > 他是龍

>

他是龍

瑪麗娜·迪亞琴科、謝爾蓋·迪亞琴科、劉溪作者 著

言情連載

外國影視劇原著小說《他是龍》,書中的男女主人公是米拉、阿爾曼,這是作者“瑪麗娜·迪亞琴科、謝爾蓋·迪亞琴科、劉溪”所著的一本玄幻愛情小說,小說主要故事情節是:這是一個人和龍共存的世界,阿爾曼是龍族最后的血脈,米粒是人族的公主,為了完成種族的復姓和崛起,他抓走了人族的公主,一人一龍在朝夕相處的過程中,逐漸產生了感情。阿爾曼為了讓米粒得到幸福,故意被人族的王子打敗,放走了她,結果人類的王子卻為了更大的權勢和力量,將米粒出賣給了龍族的天敵,阿爾曼得知事情的真相,最終戰勝了天敵,救出了人族公主,一龍一人打破詛咒,跨越種族,最后走到了一起。...

13.9萬字 更新:2020-10-18 10:10:51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外國影視劇原著小說《他是龍》,書中的男女主人公是米拉、阿爾曼,這是作者“瑪麗娜·迪亞琴科、謝爾蓋·迪亞琴科、劉溪”所著的一本玄幻愛情小說,小說主要故事情節是:這是一個人和龍共存的世界,阿爾曼是龍族最后的血脈,米粒是人族的公主,為了完成種族的復姓和崛起,他抓走了人族的公主,一人一龍在朝夕相處的過程中,逐漸產生了感情。阿爾曼為了讓米粒得到幸福,故意被人族的王子打敗,放走了她,結果人類的王子卻為了更大的權勢和力量,將米粒出賣給了龍族的天敵,阿爾曼得知事情的真相,最終戰勝了天敵,救出了人族公主,一龍一人打破詛咒,跨越種族,最后走到了一起。

海棠依舊畫東風

《他是龍》精彩段落節選

透過在她眼前不斷升騰的霧氣,她仍然看到了田野被茂密的森林所接替,下面已經沒有道路。她不時地失去知覺,再睜開眼睛時她看到了森林已被堆滿巖石的平地所取代,接著是被海浪拍打的灰綠色的懸崖——龍把尤塔放到了海岸邊。

尤塔看到陡峭的山脊的一角插入大海中,盡頭是一座巨大的奇形怪狀的山峰。龍急速地轉彎,尤塔驚恐地意識到這實際上是一座城堡——一座隱秘于懸崖之中的殘破的城堡。參差不齊的塔臺像腐爛的牙齒一樣聳立著。龍開始盤旋著降落,好像是想讓尤塔仔細看清這歪歪斜斜的吊橋,污濁的窄窗和圓形的黑洞——龍進入隧道的大門。

看到隧道的尤塔突然感到力量倍增,她像一只野貓一樣奮力掙扎。龍發出嘶嘶的叫聲并沖進了黑洞里。

尤塔的嘴和鼻子立即塞滿了灰塵和黑煙,使她無法喊出聲來。如果龍在隧道里再停留片刻的話,那么她就會被憋死,但龍即刻離開了這個漆黑的走廊,鉆進了一個有亮光的屋子里。

這時候,那可怕的爪子終于松開了,尤塔赤裸的雙腳感到了冰冷的石板的寒意。

她無法支撐自己的雙腿,癱坐在地上。她看著周圍的一切,仿佛在做夢一般。

圓形大廳的大小和陳設都很適合龍。一道寬寬的陽光透過不規則的天窗射了進來。

在大廳中央尤塔仿佛看到了一個笨重的建筑——它看上去既像祭壇,又像祭祀用的供桌。一根尖銳的鐵刺從中間冒出來,而在基座上——尤塔冒出一股冷汗,那是一堆從未見過的、令人作嘔的工具,這使神志恍惚的女囚犯想到了不是屠夫的肉鋪子就是酷刑室的畫面。尤塔昏沉沉的目光再也不能分辨出大廳遠處黑暗的角落里還堆砌著什么了。在她的背后龍發出了滿意的嘶叫聲。

尤塔公主最終的結局似乎要比最可怕的童話還要可怕。

隨著一聲簡短的、低聲的尖叫,龍的祭品失去了知覺。

黃色的亮光在她眼前閃爍。她倚靠在一個柔軟的東西上,周圍是溫暖和寂靜的。

石像鬼,這是多么可怕的夢呀!

她伸了個懶腰,眼睛仍然閉著。

這是在哪里?這并不像她熟悉的床。也許,她又在看書的時候坐在最喜歡的媽媽的椅子上睡著了?

媽媽用絲線繡了一個古老的傳說,是關于一個女孩……被龍擄走了?!

她睜開眼睛并坐了起來。

寬敞的大廳里十分明亮。壁爐里的柴火已經燒完了,尤塔的確坐在椅子里——但完全是陌生的,非常破舊而且大得甚至可以再坐上幾個公主。在自己的正對面她看到了一張桌子,上面擺滿了滿是灰塵的酒瓶,而在桌子的另一面則是——石像鬼呀!——在同樣的椅子上端坐著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這是一個黑頭發、身材消瘦的男人,在他緊皺的眉間有一道深深的皺紋。他把頭側向一邊,不是深陷沉思,就是在打盹。

尤塔完全不知所措,她靜靜坐了一會兒,試圖回憶起所發生的事情,她是怎么到這里的,還有最主要的,這個陌生人是誰,他怎敢如此放肆,跟睡著的公主單獨待在一個房間里?

也許是她生病了,這個人是醫生?

她越來越糊涂了。她甚至連一個推斷都無法完成,她終于絕望地放棄了,下決心張開嘴唇,小聲地叫道:

“哎……”

陌生人抬起了頭。

章節在線閱讀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美国FX性欧美XX×_我和闺蜜在KTV被八人伦_大号BBWASSBIGAV女_加勒比中文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