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JP小說閱讀!手機版

JP精品閱讀 > 女頻 > 言情 > 情深難予

>

情深難予

達達作者 著

言情連載

連載中的豪門小說《情深難予》,書中的兩位主要角色是竇芷橙、柏天翊,這是作者達達潛心打造的一部精彩紛呈的言情著作,更多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全文詳情介紹:十年前的一場暗殺陰謀,將柏天翊和竇芷橙的命運牢牢綁定,他本是富可敵國的豪門繼承人,卻因為那場陰謀,半身不遂,不能人道,不得不放棄權勢,退居幕后。竇芷橙失蹤十年,剛被找回,卻被迫嫁給半身不遂的柏天翊,她不知道的是,這場豪門聯姻,是他一手策劃的,他找她十年,再次見面,他不會再放開她的手了……...

96萬字 更新:2021-01-22 15:42:49

在線閱讀
分享到: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連載中的豪門小說《情深難予》,書中的兩位主要角色是竇芷橙、柏天翊,這是作者達達潛心打造的一部精彩紛呈的言情著作,更多精彩內容,歡迎閱讀!小說全文詳情介紹:十年前的一場暗殺陰謀,將柏天翊和竇芷橙的命運牢牢綁定,他本是富可敵國的豪門繼承人,卻因為那場陰謀,半身不遂,不能人道,不得不放棄權勢,退居幕后。竇芷橙失蹤十年,剛被找回,卻被迫嫁給半身不遂的柏天翊,她不知道的是,這場豪門聯姻,是他一手策劃的,他找她十年,再次見面,他不會再放開她的手了……

《情深難予》記仇又腹黑的男人 精彩內容節選

“柏天翊,你放手,不然我不客氣了。”竇芷橙的雙腿在空中不斷的蹬著,激得柏天翊心中一片柔軟,她雖然在掙扎,看似在反抗,可是又掙扎得那么無力,看起來卻像是在跟老公鬧的小媳婦。

小媳婦嗎?柏天翊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她現在可不就是他的小媳婦嗎?

柏天翊將竇芷橙抱到浴室,放好水,面對竇芷橙殺人一般的眼神,他好脾氣的舉著手往門外退,嘴里卻說著:“好。”

竇芷橙迅速的將門落了鎖,然后舒舒服服的脫了衣服,坐進浴缸里慢慢的泡著。

明天要回竇氏上班啊,雖然這是她頭一次回去,那里對她來說,一向都很遙遠很陌生,可是,她明天就要開始戰斗了,屬于她的戰斗。

莫名的,有些緊張。

她沒有進過這樣的大公司,心里有些忐忑,而且從此以后,她就真的要學會適應上流社會的生活了。

從錢包里摸出那一把把花花綠綠卡,竇芷橙勾了勾唇,好像的確得覺得適應啊,有人免費的提供了VIP卡,為什么不去呢?改天叫上蘇曉毅一起去享受資本家的奢侈與浪費。

她那天晚上還說不需要這些卡的,可是第二天出去買東西一掏錢包才發現,她的錢包里面塞滿了卡,她連推都沒地方推托。

有句話說,一個男人肯把所有的錢都讓你攥在手里,那才是真心對你好,而柏天翊居然真的把他所有的銀行卡都辦了一張附卡給她,隨便她刷,隨便她買。

比起他一天送些莫名其妙的東西而言,送銀行卡無疑是最簡直粗暴的,想買什么就買什么,縱容得沒有下限。

沐浴完,穿上睡袍,剛一拉開門,竇芷橙就嚇得想尖叫,只見柏天翊一絲不掛的拎著睡袍站在浴室門口,看到她出來,面癱的臉上淡淡的說:“到我了。”

然后邁著優雅的步子踱進了浴室,竇芷橙直到出了浴室門口都還沒反應過來剛剛發生了什么。

這個男人果然是沒有下限,自從被她說了他那個啥以后,他果然是有事沒事就在她面前秀一下他的裸體,以證明他無比正常無比強壯。

柏天翊果然是個記仇又腹黑的男人,他說好的不碰她的,結果睡到半夜的時候獸性大發,又把她給吃了個干凈,而且她居然還顯得有些欲拒還迎,真的是恨不得埋了自己。

而且,她居然還蠢得一次次相信他說的話,虧她前一秒鐘還在為他不動聲色的給竇軒挖了個坑而對他有些別眼相看,印象稍微改觀呢,誰知他下一秒鐘變化身為禽獸,弄得她殺一點就謀殺親夫。

不對,他們之間只是互相利用,這場婚姻里沒有感情,注定是不能長久的。

翌日,竇芷橙穿戴一新上竇氏上班去了,柏天翊派了司機送她去,然后打開電腦開始處理公務。

不多時,手顯屏幕亮了,上面顯示著羅一宸的名字,柏天翊并沒有著后打開電腦開始處理公務。

不多時,手顯屏幕亮了,上面顯示著羅一宸的名字,柏天翊并沒有著急接,等電話響了五六聲之后才摁下接聽鍵。

“boss!大少爺那邊的網已經散出去了,魚已經咬勾了。”羅一宸匯報著。

柏天翊沒有說話,羅一宸已經習慣了自這老板的這種風格,他不說話,就是沒有別的意見,他頓了頓又接著匯報:“竇氏那邊的坑什么時候填?”

這次柏天翊沒有沉默,他一邊看著電腦屏幕一邊拋了兩個字:“現在。”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您的評論需要經過審核才能顯示

為您推薦

言情小說排行

人氣榜

美国FX性欧美XX×_我和闺蜜在KTV被八人伦_大号BBWASSBIGAV女_加勒比中文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